潮汕新闻网-潮州汕头新闻门户
菜单导航
潮汕新闻网 > 侨乡来风 > 正文

侨批与中国传统道德观念

作者: 潮汕新闻网 更新时间: 2020年05月17日 18:09:05 游览量: 55

简述:

潮人网——四海潮人的网上家园!主要有以下栏目:潮学研究、潮学动态、藏画欣赏、藏书浏览、出版信息、网上书

摘要:侨批业是以海外华侨通过递寄银信回家乡赡养家庭而发展起来的一个特殊服务行业。它的出现和发展与中国传统道德观念之间,有着深刻的联系。我国东南沿海地区,因生存环境恶劣,一些人漂洋过海,到东南亚各国谋生。出于对父母尽孝,对妻儿负责,对“根”的依恋的这一份割舍不断的责任与牵挂,海外华侨通过水客来寄递侨批。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远赴他乡,通过水客递寄侨批已不能满足广大华侨寄批的实际需要,侨批业便在此时应运而生。而这其中,传统道德中的“诚信”也在侨批业(包括早期的水客)的经营和发展中起着重要作用。
   侨批业是以海外华侨通过递寄银信回家乡赡养家庭而发展起来的一个特殊服务行业。它的出现和发展与中国传统道德观念之间,有着深刻的联系。中国传统道德观念与生活中的许多事物息息相关,它促使事物的发生发展,并在其中扮演至关重要的角色。中国传统道德文化源远流长,特别在潮汕地区更是表现突出。中国传统道德中的家庭观念、孝亲观念、妇以夫为天、诚信等观念,与侨批的出现和繁荣密不可分,特别是在著名的侨乡———潮汕地区演绎得更加彻底。伦理道德是中华民族传统精神文化的核心,其中孝顺父母,敬爱兄长,赡养教育子女等家的观念尤为突出。在汉代,将“孝”置于最高位置,强调“百善孝为先”;传统观念中妻子以丈夫为天,对丈夫有着深深的依赖;还有信、义等传统观念,都与侨批的发展有着直接的密切关系。家庭中男子因生活所迫出外谋生,但是对家中的父母、妻儿、兄弟姐妹有着一份责任。所以无论自身生活条件如何,都以家人的需要为前提,宁愿自己省吃俭用,也要兼顾家人的生活需要。正是这种中国传统道德观念的深植,使得出外的华侨源源不断地寄批回家,也由此促使了侨批业的出现与繁荣发展。而在侨批传递过程中,诚信更是发挥了其重要作用,确保了侨批在漂洋过海之后,能够准确安全地到达收批人的手中。
   一、侨批充分体现华侨对家中亲人的牵挂与责任
   据专家考证,潮汕地处东南沿海,是我国较早对外开展贸易、文化交流的地区之一。宋、元时已有潮汕先民移居海外;明朝和清朝初期虽实行过“海禁”,潮人移民海外仍呈发展的趋势;近代以来,潮汕先民或因生存条件恶劣,谋生困难,生活所迫,或为躲避灾荒战乱,离乡背井,“从漳林古港乘坐红头船,冒险前往东南亚等地谋生者,更是源源不绝”[1]。本来潮汕地区受传统道德观念的影响颇深,对家乡和亲人的依恋使他们固守本地。但因受不利地理环境的限制,加上天灾人祸,迫使人们不得不去海外寻求发展,以保障家人与自身的温饱。但“根”的观念根深蒂固,在他们内心对家乡有着自然的深深的眷恋之情。虽远赴他乡,但无时无刻不盼望着“落叶归根”。初到海外的人们,所处的环境和所过的生活大都比较艰苦。他们大多从事苦力劳动,生活也十分节俭。广东潮汕有民谣:“批一封,银二元,叫妻刻苦勿愁烦,仔儿着支持,叫伊勿赌钱,田园着缴种,猪仔哩着饲,待到赚有猛猛归家来团圆。”“心慌慌,意茫茫,上山做苦工,日出给伊曝,雨来给伊淋,所骑大杉木,所做日共夜,所住破寮棚。”[2]从这两首民谣可以看出当时远赴海外的人们工作的辛苦与艰难,以及所处环境的恶劣,也饱含着他们对家所有一切的牵挂与想念。只盼能挣钱使家中衣食无忧,并且早日回家团圆。在这特定的历史环境下,便有了侨批这一特殊的汇款通信的形式,将海外侨胞与家乡的亲人紧紧联系在一起。
   在远赴南洋,路途遥远以及归期未知的情况下,背井离乡的华侨的平安对家人来说是头等大事。所以初次到南洋的潮人所寄第一封侨批,俗称“回头批”,也叫“平安批”。[3]这封汇款与书信合一的“批”蕴含着深层的含义,旨在报平安和宣告不忘赡养父母妻儿的那种家的意识和男子汉的职任感,而不在意所汇款项的多少。毕竟初到海外生活工作各个方面诸多不便,有些人甚至借钱寄回家中,以免家中父母亲人为其担忧。出国的潮人,大多报喜不报忧,自身生活的艰难甚少告诉家人,或只是含糊其词,而却尽心竭力地将血汗钱寄回家乡,使家乡亲人生活得以改善,极尽全力满足家人的需要。所以在批信中,经常出现“候有厚利入手,自当多寄”,“只要有利上手,定当捷寄”等字句。[4]新加坡侨胞陈惜珍在寄给父母的信中就说道:“上次大人言欲讨物之事,女也因经济拮据,无能为力,况近因女分娩产下一男,经已两月余,顺便禀知,候有利入手,当见机寄去……”[5]由批信中可知,寄批者自身处境艰难,然而在自顾不睱的情况下,仍然心念着家中亲人,尽其所能满足家人的需要。
   华侨对家人十分关心牵挂,特别是家中长辈。游子们都为不能承欢膝下,恪尽孝道而愧疚于心。特别是对长辈有所病痛无法陪伴在旁,或者长辈去世未能随侍在侧而感到深深的遗憾。就如泰国侨胞陈鸿程得知母亲不幸摔伤,随即写信给母亲,信中写到:“今天由朱锦渠邮信内云及母于上月底不幸跌伤,势颇严重,恕儿在外未能晨昏奉侍,实深遗憾。伤势如何,祈续示知,兹付港银五百元,为大人留身边零用。”[6]从批信可知儿子对母亲摔伤,自己不能侍奉在旁感到深深的遗憾。陈鸿程还就此事写信给自己的儿子,叮嘱儿子要好好照顾祖母,并再次附上汇款[7]。孝顺之心由此可见。对于亲人逝世的消息,海外游子更是显示出深深的无奈。陈松锦在寄给双亲的信上就写到:“曾祖母大人驾鹤西归,闻之不胜心切。但男已作游子他乡,未能在家为祖作其丧事,此为孙者有莫大之过也……”[8]短短几句话,道出了游子的无奈。更有海外游子在临近祭日,寄去款项,叮嘱家人代为拜祭。泰国侨胞陈木香原先不知祖母已去世,闻知后即寄回批款以供拜祭,她在给大哥陈木先的批信中写道:“祖母仙逝,妹实在不知,……兹寄上国币肆元,内抹二元候六月拜祭祖母……”[9]这样的侨批表达了他们内心的无奈、悲痛及负疚之情。他们只能通过更加努力挣钱,多汇批款,以此来表达自己对亲人的依恋以及对家乡的思念之情,以此方式来尽孝。侨批,实际上是也是联系两地亲情的纽带,传送着彼此的关怀。
   离乡背井出外闯荡的男子在家中大多有妻子。由于受传统宗族观念的限制,在外的丈夫极少直接寄批给自己的妻子。“潮汕侨批中60%以上的收批人是祖父母和双亲,并以男性为主;女性作为收批人也是上下有别,严格按照尊卑长幼、宗法血缘层层分级,祖母在,即不寄母亲;母亲在,即不寄妻子,甚至年幼的儿子都比母亲更享有收批的权利。”[10]妻子秉承着“妇以夫为天”,“出嫁从夫”的传统道德观念,努力塑造一个贤妻良母形象。在家中扶老携幼,克尽为人媳妇为人妻为人母的职责,翘首期待海外丈夫归来的团圆之日。可以说,女性的自主性很小。而丈夫要的也是一个顺从、依附于他的妻子,以下这封侨批就明显地表达了丈夫的这种思想。郑钦桂寄儿子郑过森:“清莲王氏收启者,顺便寄去国币五万元,到日查收,为家庭之用。但清香姨的款须欲抵楚还他。家中诸事,尔须调理。各事勤俭克成,切不可乱意任为,及儿女须宜教养,一慨(概)家务须要谨慎。如米粮不足各等事件,至切回明来知,以免吾们挂念。”[11]批信中,丈夫叮嘱妻子处理事情要谨慎稳妥,教养儿女要尽心,家中事务要告知丈夫,不可擅做主张。
   虽然妇女的地位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有所提高,但作为在海外谋生的侨胞的妻子,大多数还是只能在家乡遥望丈夫,被动地期盼可以一家团聚。遥远的距离,可能使夫妻的感情变淡,但不乏一些有深厚感情的夫妻,下面这封侨批就表现了丈夫对妻子的关爱之情。陈汉澄寄澄邑银砂乡仙市村陈万镇:“贤妻妆鉴:自别之后,无时或释。想愚今日远离乡井,亦为环境所迫,虽人在外,终朝都是为挂于家庭。想妻你将欲生产,家无亲爱偃互,为夫实在难过亦(也)。愚夫意欲请你妈(母)亲暂来仙市与你同住数月,候你生产到月。各事完毕之后,或欲再往南洋可也。至若吾身可能多寄。最好请他在家久住教(较)好,可使为夫在外免挂……”[12]这封侨批,丈夫诉说着自己远离家乡的无奈,在妻子即将生产时无法陪伴在旁的自责,以及请岳母来照顾妻子的建议。一字一句都饱含着对妻子的关心体贴。可以说,侨批是维系婚姻的纽带,丈夫善尽对妻子所负有的责任,而妻子则通过侨批可以获得丈夫些许信息。侨批是在家的妻子的一种精神支柱,定期的侨批的到来可以提醒她们丈夫的存在,从而有所盼望,有所希望。
   二、侨批体现华侨对家乡发展普遍关注的情愫
   华侨对家乡家人的牵挂是割舍不断的。华侨所寄侨汇主要用于赡养家庭或者改善生活。所寄侨批中的汇款除了作为父母妻儿日常生活所需之外,往往还兼顾其他亲戚的需要,有的甚至将所寄汇款细细分配。如清咸丰三年,肖英全寄给儿子肖炳干的侨批中有批款10洋银作为家用,在批信中就做了具体安排:“内抹出银元半元,与三兄收用;又抹出银半元,与四嫂收用;又抹出一元,与岳母收用。余存银捌元,以助家中薪米之需”。[13]由此可看出海华侨虽出门在外,相隔遥远,但对家乡亲人的关心与关注却体贴细致。这从一封封饱含关怀之情的侨批可以看出。可以说,侨批是侨眷经济收入的主要依靠。在和平的年代,侨批往来无阻,侨眷可谓衣食无忧;而在战火纷飞的年代,侨批的中断使侨眷陷入一种困窘的境地,由此足见侨眷对侨批的依赖。据统计,潮汕侨乡中约有40%以上的侨属或全部或部分依靠海外华侨的批款度生。
   在侨批书信中,饱含着海外游子对祖国的关注以及对家乡发展的关心。新加坡侨胞陈应昌在给母亲和岳母的信中写道:“近我政府发射人造卫星誉满全球,海外侨民普天同庆”。又在1972年2月美国总统来华访问,发表中美联合公报之后,与妻子写信给母亲和岳母,说道:“我国外交胜利,中外咸钦,声誉日隆,侨情洋溢”。这些,表现出了包括陈应昌在内的多数侨民对祖国强盛充满着自豪,为祖国的发展感到骄傲。[14]对家乡情况表示关切的侨批,也不在少数。对家乡的天灾人祸更是关心。如抗日期间家乡的情况,自然灾害对家乡造成的损失,怎样建设等问题。如1960年6月27日陈如海寄给林来福的批信中,除了询问家中情况外,还不忘提到:“闻唐中潮州一带遭受水灾,情形如何,便希告知。”虽然在海外,但是对家乡的政治,经济,生活等各个方面,海外游子都时刻保持着探知的欲望。总希望能准确获知家乡的情况,故时时加以关注与询问。当家乡遭遇不可抵挡的天灾之时,侨胞更是慷慨解囊,扶危济困。在1922年8月2日的强台风袭击潮汕各地时,沿海堤防崩溃,田园大多被淹没,房舍倾倒无数,共有3.45万民众溺水死亡。东南亚各国侨胞和香港同胞设立筹捐处,在一个月内就募得泰币25万铢。新加坡的侨胞也自动给家乡寄去救灾款,总额不下20万元。[15]其他各地的侨胞也竭尽所能,无私捐款。
   海外侨胞所寄批款,除了赡养亲人外,也用于对家乡的投资。在近代的对外贸易中,潮汕地区的对外贸易虽然发达,但仍是长期处于贸易逆差。在这种情况下,潮汕的经济仍有很大发展,归功于大量的批款调节,使得各个行业能够稳定、平衡地发展;同时,侨胞还在家乡投资兴业,包括开办自来水公司、轮船公司、汽车运输公司、碾米厂等等,为家乡的经济发展做出重要贡献;侨胞对家乡的建设也是不遗余力,他们尽自己所能,全力付出。民间的修建公祠、寺庙、建学校医院、筑桥造路等公益事业,都离不开华侨捐资。千百年来,华侨福泽桑梓,造福乡民,对侨乡人民的贡献有目共睹。[16]如此看来,海外侨胞除了对家中父母,妻儿,兄弟姐妹那一份割舍不断的亲情之外,还饱含了对祖国家乡的热爱之情。远在异国他乡,心心念念的却是养育自己的那一方土地。无论是那些在经过自己刻苦努力,艰苦创业之后获得成就的侨胞,还有那些稍有能力的侨胞,大都对自己家乡有一种特别的关注和眷恋之情,且每以能为家乡公益事业乃至发展出一点力而感到安慰与自豪。
   三、侨批业充分体现中国传统道德观念中的诚信理念
   潮汕地区出外闯荡谋生的人遍及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越南、印度尼西亚等许多国家。每个华侨都抱着对家乡亲人的深切牵挂,侨批既是表达他们最深感情的信物,又是必不可少的赡养家属亲人的银钱。早期由于尚未出现正式的邮政汇兑业,或者由于其不完善,而且当时侨眷居住的地方多数比较偏僻难寻,针对这种实际状况,就出现了对当地环境比较熟悉的,可以替华侨捎带信款的“水客”,有的又称为“客头”。所谓“水客”,就是经常往来于国内外、专为华带送侨批或物件的人,他们搭乘定期往返的船只,不断把海外华侨托付的款项、家书或附言交给国内亲属;又不断将国内亲属的回批或口信带往国外。随着时间的推移,“水客”的服务范围进一步扩大,凡是海外寻夫、寻父和寻找亲友的“新客”(即新出洋者),或在海外出生的侨胞后裔初回故里寻根问祖者,都由他们带出去或领进来,这样的“水客”称为“客头”。[17]华侨一般都会选择熟悉的水客来寄递侨批,在当时有限的范围内,水客大多为人们所熟识的人。他们的一举一动不仅关系着个人的荣誉,更甚者关系着全家甚至家族的声誉。水客恪守本分,诚实守信,则会被乡亲尊重推崇,否则,会遭受道德的谴责与批评,从而在家乡无立足之地。中国传统道德观念根植于众人日常生活言行之中,自然形成一种衡量的标准,从而有效减少因水客不守信用,造成华侨与家乡亲属在金钱以及精神上的损失的可能。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远赴南洋,华侨信款业务也随之增多,单个的水客毕竟能力有限,在处理越来越多的侨批上就产生一定的困难,而且水客的诚信程度在实际上得不到完全的保障。于是,一些较富裕和信用较好的“水客”或侨商有了比较固定的地方收集汇款和传递信息,形成一个比较完整的系统,便成了最早的侨批局。《潮州志•侨批业》有一段关于侨批业兴起的记载:“因华侨在外居留,范围既极广,而国内侨眷又多为散处穷乡僻壤之妇孺。批业在外洋采代收方法,或专雇伙计一一登门收寄,抵国内后,又用有熟习可靠批脚逐户按址送交,即收取回批寄返外洋,仍一一登门交还,减少华侨为寄款而虚耗工作时间。至人数之繁多,款额之琐碎,既非银行依照驳汇手续所能办理。其书信书写之简单,荒村陋巷地址之错杂,亦非邮政所能送递。故批业之产生与发展,乃随侨运因果相成,纯基乎实际需求而来,固不能舍弃现实,拘泥于法也。”[18]可以说,在当时特定的历史环境下,大多数海外华侨通过侨批来实现赡养家小和传递信息的需要,而随着华侨数量的增多,侨批数量也呈上升趋势,原先的由水客托带侨批已经满足不了更多人的需求。而银行或者邮政局也无法做到将侨批准时送到侨眷手中的要求。于是为了满足侨胞寄批方便是,侨眷收批容易的需要,侨批业也就应运而生了。
   侨批业在清末开始发展,在20世纪初期逐步成熟,并在20世纪30年代达到高峰,之后又经历了战争时期的动乱。在此之间,侨批业经历了各种动荡,起伏不定。但中国传统道德这一精神力量却使侨批业在艰难中继续迈步向前,维系着华侨与家人的沟通联系。除了海内外亲人之间割舍不断的血缘关系促成侨批业的出现并发展起来,“诚信”更是侨批业的立足之本。侨批业经营者多是接受了中国传统道德观念的熏陶,坚守着诚实守信的精神。批信局是专为华人递送汇款和信件的组织,兼有金融和邮政职能,它将海外收集的华侨信款送到国内侨眷手中,整个过程涉及信款收集、寄递、派送及回信等,尽管看似“纯系一种传递之性质”,但其实在早期就已包含有一些异地贸易的因素,后来更是从事货币兑换、套汇等金融业务,金融职能日益突出。批信局完全是传统信用的产物,其建立、经营和业务拓展都建立在信用文化和道德制约的基础上。信用对批信局的建立、管理经营以及业务拓展等绝对是不可或缺的。所以诚信在侨批业中是极其重要的一环。事关能否及时、准确无误地将海外华侨的侨批送达家乡亲人手中。正是侨批局坚守诚信这一原则,得到华侨的信任,也使得侨批业在一定时期内,无论遭遇多大困难,都能继续经营,维持着海内外亲人之间的联系。就如在抗日战争期间,交通梗阻,侨批中断,侨眷失去生活来源,1899年创立于澄海上华镇的振盛兴批局为保持通信不间断的信誉,委托越南水客通过秘密通道,走未被日本军队占领的揭阳县(现设市),再接入汕头振盛兴批局转投,解决了侨眷燃眉之急。[19]批信局坚持的信念给人们带来了希望,使在困难的日子里,一些家乡的亲人依然能靠海外华侨的批款度过艰难的日子。而海外华侨对家乡亲人的牵挂也是侨批业继续发展的基础。
   在近代,潮汕地区众多人从漳林港乘坐红头船,到南洋谋生。怀着通过自身努力挣钱,以改善家中父母、妻儿、兄弟姐妹的生活景况,善尽孝道与养育妻子儿女的义务的坚定决心,侨批就是在这一时代必然出现的产物。可以说,潮汕侨批产生于特定的历史时期,即潮人迫于生活或战乱而出国谋生,急于接济、赡养贫苦的家乡亲属,但其时邮政尚未开办或极不完善,水客、客头、侨批馆、侨批局应运而生的时代。[20]而且,侨批涉及不同历史时期、不同国家、不同民族的政治、经济、文化、交通、运输、商贸、金融、货币、地理、风土、人情、民俗、伦理、道德、教化等特殊文化形态,远在国际民信、邮政尚未出现之前它就产生了,堪称为世界民信史、邮政史的先驱![21]这就形成了独具特色的一种文化。侨批传递着侨胞以及侨眷之间深刻的感情联系。家乡亲人对海外游子的殷殷期盼,海外华侨对家乡父母的孝顺之心,对妻子儿女的赡养照顾之责,对家乡的“根”的依恋,这些深深的牵挂与责任,促成了侨批业的出现与蓬勃发展。而反过来,侨批业中的诚信精神也是海内外人们放心递寄侨批的基础,维系侨批业持续不断发展的动力。侨批业与中国传统道德观念之间的深刻联系,环环紧扣,促成了这种特有的文化形态的发展,经久不衰。侨批业存在于中国特定的历史时期内,一封封侨批饱含了海外华侨的思乡念祖之情,也是华侨在海外挥洒泪水与汗水的见证,更是中国传统道德观念的完美诠释。
  
   参考文献
   [1][7]王炜中.初析侨批情结[A].王炜中.首届侨批文化研讨会论文集[C].汕头:汕头历史文化研究中心.2004:268,269.
   [2]唐存政.末代侨批———兼介侨批史略[A].王炜中.首届侨批文化研讨会论文集[C].汕头:汕头历史文化研究中心.2004:37.
   [3][20]杜桂芳.潮汕侨批的文化内蕴[J].侨批文化.2003创刊号.34,33.
   [4]李福光.试析潮汕侨批例俗———兼以陈集允家批为例[A].王炜中.首届侨批文化研讨会论文集[C].汕头:汕头历史文化研究中心.2004:283.
   [5][6]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潮汕侨批萃编(第二辑)[C].香港:公元出版有限公司.2004:120,381.
   [8]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潮汕侨批萃编(第一辑)[C].香港:公元出版有限公司.2003:51,84,78.
   [9][13][14][15]王炜中,杨群熙,陈骅.潮汕侨批简史[M].香港:公元出版有限公司.2007:192,189,198,210.
   [10]杜式敏.潮汕侨批的妇女观初探[A].王炜中.首届侨批文化研讨会论文集[C].汕头:汕头历史文化研究中心.2004:286.
   [16][19]邹金盛.潮帮批信局[M].香港:艺苑出版社.2001:112,29.
   [17]王炜中.潮汕侨批[J].侨批文化.2003创刊号:44.
   [18]饶宗颐.潮州志•实业志•商业•侨批业[M].汕头:潮州修志馆发行.汕头艺文印务局印.1949:73.
   [21]陈训先.论侨批的起源[J].华侨华人历史研究.1996:76-80.
  
   □廖耘吴二持(作者单位:韩山师院)
  

文章链接:http://www.jyboc.cn/qiaoxianglaifeng/10510.html

文章标题:侨批与中国传统道德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