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新闻网-潮州汕头新闻门户
菜单导航
潮汕新闻网 > 潮汕戏曲 > 正文

我与潮剧的“美好姻缘”

作者: 潮汕新闻网 更新时间: 2020年04月27日 16:01:03 游览量: 130

简述:

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潮汕人,也是一个潮剧爱好者,潮剧就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喜欢上潮剧可以说是一个偶然的机会,也可以说是遗传。从我咿呀学语开始,便沉浸在潮音潮韵的世

  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潮汕人,也是一个潮剧爱好者,潮剧就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喜欢上潮剧可以说是一个偶然的机会,也可以说是遗传。从我咿呀学语开始,便沉浸在潮音潮韵的世界里,我的祖父蔡安添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潮剧一代宗师,他擅长音律与乐器,是演奏家也是作曲家。潮剧创立之初几大班中的正顺班的领导班子之一员,后来南澳潮剧团成立,他便去支援南澳,最后调到了揭阳戏曲学校教学,为了弘扬潮剧艺术,他诲人不倦,培养了林柔佳,黄卓芳等一批批名演员。受他老人家的影响,我母亲在十几岁时便投身到潮剧事业中去,刚出道便在揭西县潮剧团担任扬琴演奏员,祖父去世后,母亲便承担起了传承的责任,也正是如此,我才能有机会学习这项古老的艺术。


  小学毕业那年,我在母亲的鼓舞下开始学习乐器,最先接触的自然就是扬琴。真正喜欢潮剧是在我初二那时,我依然清楚地记得,那时母亲的一位朋友拿了一大叠潮剧剧本,我便好奇的去看了《红鬃烈马》的剧本,当时刚好有碟片,于是我便拿起剧本对着电视,把整部戏看完了。因为这一部戏,我喜欢上了潮剧,我被剧中的王宝钏吸引了,特别是“三击掌”的那一场,张怡凰老师的水袖功让我对潮剧有了新的认识,原来它并不是只有慢吞吞的动作和节奏,它也可以有跌宕起伏的剧情,可以通过水袖功来体现人物的内心世界。那一场“三叩首”让我听了之后顿觉心酸、感动。


  2009年初三毕业后的那个暑假,我不甘只学习扬琴这一种乐器,便只身一人到揭阳,拜原在揭阳潮剧团当琵琶演奏员的许群坚老师为师,苦学两个月琵琶。可能本身的兴趣和这方面有着天赋,两个月的时间我把别人一年的技巧全部都学到了,老师也很是满意。我学会了《金蛇狂舞》和《旱天雷》这两首曲子。回家后一旦闲着没事便抱起琵琶边弹边唱起潮剧,那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再惬意不过的生活了。


  作为一个“90”后的男生,喜欢戏剧在其他人眼里是很惊讶的一件事,更别说潮剧了。因此在第一年我总是不太敢举着潮剧的牌子上舞台。让我最开心的就是在大二时,学院成立戏曲协会,广纳喜欢戏剧的同学,容纳各种曲种,这对于喜欢潮剧的我来说无疑是无比兴奋的,可在那一年刚好考证任务繁重,因此不得不放弃加入协会参加各种戏曲的活动,这也是我最遗憾的,但协会每次有活动我都会关注着,就这样时间到了2014年5月,得知协会要参观汕头戏曲学校,我心想,这是天赐良机,绝对不能再错过了,于是参加戏曲协会活动一同前往,在哪里,遇到了亲切的王少瑜老师,这次活动使我受益匪浅。


  大三时加入戏曲协会,随同同学们一起在学校的舞台上举起潮剧的牌子。第一次登台演唱《爱歌》,我既兴奋又紧张,生怕唱错词,但还是演出成功。此后,我参加了几次演出,演唱过《做人做戏皆相同》、《智斗》等曲目。2014年11月21日,我第一次踏进了梦寐以求的广东潮剧院,参加“大学生潮剧文化体验日”活动,当天下午我带着一首《红尘滚滚浊浪翻》登上慧如剧场舞台,那是无上的荣耀,是众多人千金难买的机会,我再一次抱着兴奋和紧张的心情登台演唱,那次演出还算成功,但自己还是觉得不太满意。活动过后汕头电视台《今日视线》采访了我们在摄像机前,我已不再紧张,相当自信地讲述自己的“潮剧历史”。


  2015年广东潮剧院举办“大学生潮剧文化节”,10月11日在汕职院举行汕头专场,我受邀与协会同学合演潮剧《智斗》,抱着兴奋与紧张的心情我登上母校的舞台,在众多名家面前展现自己的风采,这一次的演出是我最满意的一次。我扮演刁德一这个阴险狡诈的角色,我不断的模仿方展荣老师扮演刁德一的神情与动作,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这次演出得到了肯定,作为一个潮剧爱好者,这无疑是最光荣的。


  乡音传四海,千里共潮声。潮剧是我们潮汕人的一张身份证,不管你身在何方,只要你唱起那地道的潮音,便能感受到那一份浓浓的潮乡情。让我们传承潮剧先辈的薪火,共唱潮音潮韵,唱出最美潮声。


汕头职业技术学院 蔡铭堉

文章链接:http://www.jyboc.cn/chaoshanxiqu/7754.html

文章标题:我与潮剧的“美好姻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