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新闻网-潮州汕头新闻门户
菜单导航
潮汕新闻网 > 潮汕戏曲 > 正文

那些年,我与潮剧的“爱恨情仇”

作者: 潮汕新闻网 更新时间: 2020年04月21日 21:10:06 游览量: 200

简述:

我去学潮剧,整个家中只有我妈一个人支持,我爸是第一个反对的人,其实他也喜欢潮剧,但他不希望我走上潮剧这

潮剧,这个对于我来说再熟悉不过的名词,算起来,也伴随我将近十多年了。

读大学后,我基本上没认真地唱过一段完整的潮剧,不是不爱了,而是周围环境条件的限制,相对于唱,我现在更喜欢观看潮剧,自始自终,潮剧都是我的业余爱好,更是我终生的好朋友。今天,我就来聊一聊那些年,我与潮剧的“爱恨情仇”。

故事追溯到我的童年,记忆里,家中有只缝纫机,还有一对音箱,每天下午,妈妈都会一边做缝纫手工,一边播放着潮剧和歌曲。妈妈是个潮剧资深粉,在她那个年代,大街小巷的人都喜欢看潮剧,每到过年过节时,村里会请剧团来表演,像外公外婆那个年纪的人,都会早早搬凳子去看,时光荏苒,现在坐在观众席的还是那一帮人,只不过,他们都已白发苍苍,变的是时间,不变的是他们对潮剧一如既往的热衷。

小的时候,一边帮着妈妈剪线头,一边听着她给我强行安利的潮剧。听着听着,我居然能跟着唱几句。记得我第一次开口时,我妈开心得不得了。那时候小梅花艺术团刚刚兴起,随着黄晓佳得了梅花奖,在整个潮汕地区掀起了一阵小孩学潮剧的潮流。我妈买了她的首张专辑,还有刊登她得奖的报纸。在左邻右舍中宣扬她的消息,大人们感叹这个孩子小小年纪这么有作为。在得知我对潮剧有兴趣时,我妈几乎是毫不犹豫地鼓励我去报名学习。那时候,我还是一个里外都比较文静的小女孩,(现在是外表文静,内心狂热。)看着专辑背后的联系方式,我犹豫了,不是不想报名,而是胆怯,不敢打电话。我妈说:“我不会帮你打电话的,你要学就自己打。”看着我还在犹豫,她继续说着:“如果你连报名的勇气都没有,你还有什么资格去学潮剧?”当时我一下子就被激发了,按着拨号键打电话,通了,电话那头传来陈老师的声音:“喂,你好。”我赶紧把在心里练习了无数遍的话说出来:“老师你好,我叫陈思敏,我想报名学唱潮剧。”接着,我妈跟老师确定地址后,周日就风尘扑扑地赶过去面试了。

 

艺术团门口拍的照片

那时候在家自学了一段江姐的《松涛松涛我的亲人》,面试时,我就唱了这一段,最后通过了。其实那时候还不谙世事,不懂得这段剧表达的意思,只是旋律好听,就喜欢上了。也是后来才知道,这一段是讲述女主角得知自己丈夫去世悲伤欲绝但又不得不坚强的心情。旋律是个很神奇的东西,在我不知道故事背景,台词也不太懂的情况下,我一边唱着一边觉得挺难受的。就这样,我开启了一段学潮剧的旅程。

那个时候读小学,每个周日去学习,我爸在深圳工作,家里只有我妈一个人带着三个孩子,有时候会把弟弟妹妹托爷爷奶奶或者外公外婆照顾,但大多数时候,我妈这个老英雄,会把他们一起带过去。一天上五个小时的课,他们就在课室外面等,家长们就一起聊天。从家里到艺术团,大概要将近两个小时的车程吧,运气好的时候可以搭到直通车,运气差时得转车,现在想想,那时候真的很拼,还好我们从小就不晕车,不过,一天练习下来,搭公交回去时蛮累的,一上车就会睡着。学习的安排,有时候上午练习唱腔,下午练习动作,压腿,走台步等等,有时候光练习走台步就一个多小时,走得满头大汗,但又乐在其中,回家脚痛了一周,接着又到周末,继续去练习,那时候还长高了一些呢。回到家里也继续练习唱腔,弟弟和妹妹本来是对潮剧不感冒的,在我的多次练习洗脑下,他们会在高音部分给我帮声。有一次家里没电,闲着无聊,我弟竟然安安静静地坐在凳子上听我教他唱潮剧,他也学会了一小段。

我去学潮剧,整个家中只有我妈一个人支持,我爸是第一个反对的人,其实他也喜欢潮剧,但他不希望我走上潮剧这条路。记得特别清楚的是,我妈希望我能交到志同道合的朋友,然后可以一起去学潮剧,那时候班里有个特别漂亮的女生,妈妈就建议我去询问人家有没有兴趣学潮剧,我就去问了,结果隔天她给我的回复是,她妈妈说“好女不当戏子”。我当时也不太懂,后来才知道,原来在以前,只有家境特别困难的家庭才会把小孩送去剧团当戏子。但是现在不同了,学潮剧只是一种爱好,而不是赚钱的工具。我爸当时可能也是觉得学潮剧没出息,他最喜欢的就是郑建英老师的表演,他说潮剧学不到郑老师的水平,是没出息的,当然,虽然他也爱听潮剧,但他从来没有夸过我。不过,有一次他回老家,亲自开车载我去学习,这一点我还是蛮感动的,虽然他反对,但他并没有扼杀我的爱好。

文章链接:http://www.jyboc.cn/chaoshanxiqu/5684.html

文章标题: 那些年,我与潮剧的“爱恨情仇”